CyclohexaneC6H12

Stay there as you will,and stare into my eyes. I am a shadow's shadow and will not disappoint.

【刺客信条】Bloody Tale-6-(Haytham/Shay篇)

**血族和Dullahan的内心感应能力:海尔森用『』表示,谢伊用「」**


       雨水过后的纽约开始降温,原本泥泞的地面上甚至有些泛白的霜花,海尔森从马上下来指示查尔斯·李绕到侧门后,带着丘奇等人推开了会场的大门。吱吱呀呀的门响引起了隐在角落里的谢伊的注意。

       海尔森呼了口气,散开的雾气让谢伊看不清对方的表情。

       “肯威先生,您的座...

【授权翻译】(半阿泰尔中心·前两作人员)Domesticity-居家小事-3-(现代AU)

作者:Cards_Slash



link back: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61305



校对:云吞面



翻译:・Ar茶・






“最后!”埃齐奥欢呼道,他将最后一个抽屉归位。一张床几乎占了半个房间。书架被放置在右边的位置,带抽屉的台阶放置在左侧,下方的长隔板(他猜是)作为课桌,然后一些网格口袋用来存放东西。它甚至还有一个窗帘架和几个假窗户,上面像模像样地挂着两条窗帘。



“真是个酷...

【授权翻译】(半阿泰尔中心·前两作人员)Domesticity-居家小事·中(现代AU)

作者:Cards_Slash

link back: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61305

校对:云吞面

翻译:・Ar茶・


当他们费力地将这些盒子搬上楼,埃齐奥身上全是汗,整个人都虚脱了。戴斯蒙用手肘抵着箱子站着,表示箱子里的床垫就着衬衫剐蹭着他的脸,“我们TM怎么把这该死的玩意儿弄到Darim的房间里?”

马利克浑身因为汗湿透了,而且气得脸都发红了,完全没有想原谅阿泰尔的念头。对于这个问题,他没法不去抱怨他那个傻瓜男友和他对可爱的嘟着嘴的男孩的心软。

“拜托,”埃齐奥回应他愤怒的表情道,“说得好像你孩子出生后你不会那么做一样。至少阿泰尔...

【授权翻译】(半阿泰尔中心·前两作人员)Domesticity-居家小事·上(现代AU)

授权:

Domesticity-居家日常-(上)

作者:Cards_Slash

link back: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61305

校对:云吞面

翻译:・Ar茶・

摘要:阿泰尔去为儿子买床,但没有告诉马利克和玛利亚床的尺寸是巨无霸,而且买的还是拼不起来的组装家具。


整件事从一开始就是个灾难。问题不在于伟大的阿泰尔没有做出符合逻辑而明智决定的能力,相反他精于此道。他还有能力寻找价格低得惊人的商品。在百货商场里,阿泰尔就像是散发着天然的气场压力。收银员不是被他高超的技巧折服,就是在与他的讨价还价中晕了过去。 在洗衣房的墙...

分支-2-:拍卖行动吗……算了,到时候自然会知道。放弃窃听。(顺从值+1)

谢伊虽然满腹疑问,但回到墓地,到Dullahan的坐骑身边内心不安感也逐渐消除。轻轻安抚着马背,谢伊感觉近日发生了太多事。自己似乎有些处理不过来。自打Dullahan不在,自己单单守墓累积的空虚感日益累积,发生的这些终于也让他不用总是回忆过去,也算有点积极的影响。思至此处,Dullahan的坐骑貌似也感受到谢伊的好心情,甩甩头,蹭着谢伊。

“想让我带你兜兜风?”谢伊笑着说。“不过,得等等。再过一阵,等我把这件事忙完,好吗?”扶着马鬃,谢伊也觉得闲着没什么事。

那么……暂且休息一下吧。

——进入 else 支线-...

分支-4-“如果您还想让我像门罗先生一样,为这片殖民地上的人做些什么的话,我觉得信任应该是相互的。”(顺从值+1)

“我也有这样的打算。”海尔森笑着点点头,“实话说,查尔斯刚才横插在半道上,我确实没想到。希望你别迁怒于那个店家,这是我思虑不周。”语气中佯装的惊讶让谢伊无所适从。

“您是在试探我的忠心?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谢伊整理了一下思绪,略带疲倦地表示。

“哦?”海尔森挑眉,神情有些耐人寻味。“恕我直言,你似乎没什么筹码让你这么自信?”

“我说了,我现在没有忠诚不忠诚可言,我是受门罗先生之托。您组织的各种做法也让我不是那么舒服,我原来的组织也一样。不瞒您说,我也不是什么怀抱着天真理...

分支-3-“看来你和那些组织也没什么两样。我不过是棋子。”(顺从值-1:逆反值最大,触发-Ending 3-条件)

“所以说,我觉得咱们最好还是平静的谈谈。”

“没什么好谈的。你和我之前待的组织实在没什么两样。”谢伊紧蹙着眉,完全不想看到眼前的圣殿骑士。

“我这是在给你机会,寇马克。你不会以为你在这种情况下还有胜算吧?”面前血族的声线似乎有些微妙的起伏,但谢伊身为没有任何契约的人类,也是只是能感受到音调的不同,捕捉不到什么其他的异样。

“什么情况?你隐瞒真相,各种设局的情况吗?!”

“不不……”海尔森敏捷地退了一步,什么预动作都没有做,两侧建筑物上方的人就像是已经收到命令似的。

“...

分支-1-:查尔斯·李貌似是教团里的人?怎么会在这里?进行窃听。(顺从值-1)(内有结局分支,注意)


谢伊惊讶之余,觉得这应该是非常的信息,可是海尔森却没有透漏给自己。于是他背紧贴着墙壁,低下头尽量让行人不注意到自己,偷听着对话。

“詹森到时候也会到场,所以计划应该不成问题。”

霍普吗?谢伊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女导师。但还没来得及细细琢磨,对话的内容让他禁不住倒吸了口气。

“你别忘了,还有那个寇马克,他也是计划的一环。这算是赌博,到底会发生什么还不一定呢,别这么自信。”

“是是。嘿……我也不过是想表示事情都准备妥了,您不用这么神经紧张嘛。”店家试图用打趣儿敷衍过...

【刺客信条】Bloody Tale-5-(Haytham/Shay篇)(内有支线)

部分前情:

“你们?不,寇马克先生。是‘我们’。我让圣殿做的一切又不是出于一己私欲或者研究什么上古遗留下来的东西,我只不过是想终结掉这一切而已。”

“终结什么?”尽管谢伊感觉有些许不满,但感觉海尔森说的事有相当一部分他不了解。正在思索时,一道风划向自己的脸侧,谢伊敏捷地出手抓住——是血十字架。

“终结战争,寇马克先生。以免被这场战争所终结。”他走下楼梯,“保持联络,用血十字架就可以。”

————

       确实如海尔森所说,不到半个月,教团里的托马斯就通知了他拍卖会的时间。大概只用了一周,达文波特庄园就派人到码...

【刺客信条】Bloody Tale-4-(Haytham/Shay篇)(无分支承接章节)

如果感觉这篇太短,就等下次更新一起看吧。我承认我太懒了,刚刚期末完。这章没有end,只是中间章。(越编越长,_(:з」∠)_

分支1:默不作声,静候时机。[服从值-1]的分支下的教团身份+【刺客信条】Bloody Tale-3-(Haytham/Shay篇)(内有支线)的分支选择前。

分支:-效命于教团-


“你们的教团被人盯上了?”谢伊冷漠地望向窗外,昏暗的马灯似乎对照明起不到丝毫效果。

“被盯上的是你。”海尔森推开谢伊的杯子,叹了口气。

“我……?”谢伊同样也能看出来。但他知道海尔森了解自己不知道的隐情。

“你来殖民地之前是干什么的?”海尔森漫不经心的问道,明知故问的态度让人...

1 / 5

© CyclohexaneC6H12 | Powered by LOFTER